行業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泓森新聞>行業新聞
分家析產處理的法律規制探討
來源:本站 時間:2014-01-22 點擊次數:

——以家庭財產制度為切入點

 分家析產作為中國的特有傳統,我國法律對此并沒有特別的規定,在實踐中,法官也僅是依據民事法律中有關共有的規定對此類糾紛進行處理。分家必然會涉及到析產,但是析產并不是分家的唯一內容,它還包含著贍養的負擔、債務的承擔等,而析產又是分家中最為重要的內容。在司法實踐中,分家析產糾紛主要分布在農村地區以及城鄉結合部地帶,而且主要涉及到農村宅基地、承包地、農村房屋以及房屋拆遷補償分配等問題。因家庭財產分配不均和無實際爭議而請求“分門立戶”以獲得相應的拆遷利益是分家析產糾紛產生的兩大主因。

  以近三年北京市懷柔區人民法院審理的分家析產糾紛案件來看,分家析產糾紛呈現不斷上升的趨勢,在糾紛解決的過程中,對于無實際爭議而請求“分門立戶”以獲得相應的拆遷利益的糾紛大多以調解的方式進行結案,因雙方沒有實際的爭議,當事人僅想通過訴訟的方式“分門立戶”以達到法律上確認;而對于因家庭財產分配不均而產生的分家析產糾紛,因我國現行法律中并沒有分家析產方面的專門規定,甚至對家庭財產也無明確的法律規定,僅有夫妻共同財產的規定,無法對家庭財產的性質、歸屬進行明確的法律界定,也無法有效地對家庭財產的產生、累積和增值的貢獻進行區分,更沒有明確的依據對家庭成員共同財產、夫妻共同財產以及個人財產進行歸屬和量化。因此,要合理有效的解決分家析產糾紛就首先對家庭財產作出明確的內涵和性質界定。

  一、家庭與家庭財產的界定

  家庭作為重要的社會生活組織形式,家庭財產關系是家庭關系的重要內容,與每一個家庭成員休戚相關,是保障家庭穩定存續和家庭成員生存與發展的物質基礎。因此,規制家庭財產關系的法律規定應是民法的重要內容,但遺憾的是,我國現行的《民法通則》和《婚姻法》對夫妻共有財產以外的家庭財產關系,均無明確規定,通常準用普通共有財產制度。由于立法上的缺失,造成了一系列理論上的混亂,司法實踐亦極為不一。因此,從制度概念上理順、研究家庭財產制度,對于在諸如分家析產的具體案件中確立統一的司法裁判以及穩定和諧家庭關系,都具有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一)家庭的含義

  從歷史上來看看,無論是中國還是外國,家庭都是由過去的家族演變而來。在家族社會中,家族主要由家長制、長子繼承制、分家析產制等制度支撐,隨著社會的發展和進步,家庭作為社會的一種組織形式成為社會生活的重要組成單位,從法律上而言,現代社會中的家庭講求本身地位的獨立性、主體地位的平等性以及家庭財產的共同性。作為法律意義上的家庭,其應包括如下的要素:一是由兩人以上的近親屬組成,他們之間的屬關系可以通過婚姻、血緣以及收養等事實行為或者法律行為產生,近親屬是指負有法定權利和義務的親屬;二是以共同生活為目的,家庭關系不是契約關系,因此不需要合同法加以調整,家庭的存續,是以永久的共同生活為條件;三是以同居共財為基本要求。所謂同居,并不是指在同一個家屋中居住的事實。(1)所謂共財也非指必須有共有的財產;即是所謂的“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而同居之親屬團體”。(2)其與我國《民法通則》中所講得“戶”,具有基本相同的意義,以戶為單位,一家一戶,卻又不盡相同,因為,我國《民法通則》中還有“個體工商戶”的概念。所以,筆者認為,在司法實踐中,當事人請求分家析產的糾紛中,當事人首要解決的就是分戶,將一個家庭分成幾個家庭,并保持其家庭的法律意義和屬性,而家庭財產又是家庭賴以存在的重要物質基礎和保障,分家析產的另一目的也在于理清家庭財產關系,并對家庭財產予以析分。

  (二)家庭財產概念

  我國法律沒有對家庭做出具體的規定,同樣也沒有給予家庭財產具體、明確的制度規定,沒有嚴格區分個人財產與家庭財產,而是在有關法律中直接使用了“家庭財產”或者“家庭共有財產”的術語,例如:《繼承法》第26條第2款:“遺產在家庭共有財產之中的,遺產分割時,應當先分出他人的財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35條:“遺產之限于被繼承人所有的財產。遺產與夫妻或家庭共有財產結合在一起的,處理時,應先將遺產從共有財產中劃分出來,然后分割”,之所以如此規定,是因為現實生活中個人的財產或遺產總是與家庭成員的財產結合在一起,家庭成員間也沒有明確的財產權界限,在具體分割時往往很難厘清。可以說,在我國的法律上有家庭財產的內容,但不存在嚴格意義上的家庭財產概念,從立法上來看,我國法律上的家庭財產應該包含著家庭成員各自所有財產及全體家庭成員或部分家庭成員共同所有財產。所以,在司法實踐中,對家庭財產的請求分割往往涉及到個人財產、家庭財產、家庭成員間的個人財產權之間的界限區分問題。因缺乏相應的規定,往往造成實踐中個人財產與家庭財產不分、家庭成員間的個人財產權界限不明,使個人財產權得不到保證,甚至會使家庭其他成員財產以及與之交易的債權人的利益受到侵害。因此,筆者認為,應在法律規定上厘清家庭財產內涵和外延作出相應的規定,以保障家庭成員的合法財產權益以及交易安全。

  (三)家庭財產性質

  對于家庭財產的確定不僅要在概念上對其給予明確、具體的法律規定,還應從財產的性質上對其予以明確。筆者認為,要分析家庭財產的性質應從家庭財產的來源、功能、目的等進行分析。首先從家庭財產的產生來源看,其一,家庭財產應來源于家庭成員共同勞動、共同創造的財產。此種來源較為典型的是在農村。土地是農民主要的生產資料和收入來源,依照法律規定,以戶為單位進行土地的承包經營,家庭成員共同承包、共同經營、共同收益,所得財產為家庭共有財產,家庭成員共同進行消費;其二,家庭成員共同繼承或共同接受贈與所得財產,此種財產的取得關鍵在于接受繼承或者贈與應是家庭作為對象,而非個人,若以個人為接受繼承或者贈與的對象,應為個人財產;其三,家庭成員個人取得的財產同意作為家庭的共同財產。此種途徑來源的家庭財產無論是理論上還是實踐中都沒有異議,其實質是家庭成員自愿將個人財產贈與家庭,作為家庭共有財產,由家庭成員共同享用。除此之外,還有相當一部分家庭財產并非來自于家庭成員個人財產的讓渡。比如,家庭可能以家庭名義接受有關機關和其他個人的獎勵、分配、贈與等等。此類財產顯然也為家庭財產的范疇。其次,從家庭財產的功能來看,家庭財產其目的在于滿足家庭成員的物質生活需要,其功能在于養老育幼,保障家庭的生活。因此,從家庭財產的來源以及功能和目的分析,家庭財產具有共有的性質,但是這種共有因其來源的不同有其特殊之處,家庭成員可以約定共同財產的存在形式是共同共有或者按份共有,也可根據其來源、財產貢獻、財產增值等因素設置家庭財產法定制。例如在瑞士民法中就有關于家庭財產法定制的內容。(3)

  (四)家庭財產權利主體及其行使

  從歷史發展來看,家庭財產的支配權由“同居共財”(4)的家長支配管理逐漸發展到家庭成員共同參與支配管理,甚至有的國家將家庭財產權的主體和行使方式以及規則都做了明確的規定。(5)但是,我國《民法通則》以及相關的法律并沒有對家庭財產及其權利行使作明確的法律規定。筆者認為,家庭財產權力的行使應根據家庭財產的性質,首先分析家庭財產是約定制還是法定制,對于約定制應確定家庭財產中的共有狀態,是共同共有還是按份共有,若是共同共有適用共同共有的權利行使規則,即是對家庭財產的處分、使用、分割應取得所有家庭成員的同意,任何家庭成員都不得隨意處分家庭財產;若為按份共有則適用按份共有權利的行使規則,即是家庭成員按照相應的份額對家庭財產行使占有、使用、收益、處分的權利,這種份額可以是事先約定的,也可以是依照法律規定的。但需要指出的是,對于未成年人等無行為能力人的家庭財產權利行使應該適用監護的有關規定,應由其監護人行使權利。

  二、分家析產的性質

  (一)分家析產的特征

  我國現行法律中并沒有分家析產方面的專門規定,在民法體系中,與分家最為相似的法律行為是繼承和贈與。但在當下中國的法律體系和司法實踐中,分家既不屬于繼承,也不屬于贈與,其內容主要是對家庭財產的分割,其法律表現形式是當事人運用法律手段將家庭財產予以分割,以達到“分門立戶”的目的。因此,分家有著自身的法律特征,具體表現為:

  1、分家析產所分析的財產是家庭財產。在分家析產的過程中,對家庭財產的分割是一個重要的內容,其來源主要是家庭成員在共同生活期間的共同勞動收入、家庭成員交給家庭的財產以及家庭成員共同積累、購置、受贈的財產,以及為了家庭的共同利益、用于家庭生活所產生的債務,以小家庭為單位進行分配,而非將父母的財產分配給子女,讓其單獨生活,這應區別于家庭成員之間的贈與以及繼承。在不動產的分配上,主要是指對房屋和土地使用權上的分割,在房屋的分割上,應綜合考慮房屋的取得時間、家庭成員是否參與取得等因素;在土地使用權的分割上,主要發生在農村土地承包的分割,應考慮家庭成員是否具有承包土地的資格以及相應的份額等因素。但需要注意的是在對家庭財產的分割過程中既要尊重家庭成員之間的約定,又要遵循公平原則和家庭的倫理性,考量家庭成員對家庭財產的貢獻程度以及為家庭的弱勢群體分析必要的份額。

  2、分家析產中受產人地位應是平等而積極的。分家中受產人的地位平等主要是指在法律上其取得家庭財產的權利是平等的,至于取得財產的多少應根據家庭成員約定的規則,以及對家庭財產的貢獻程度、家庭的倫理性要求、法定分配原則等因素所決定和平衡的。所謂受產人地位積極是指受產人既可以提出分家的要求,也可以在分家中提出異議,當然,對于受產人的積極地位也應受到當事人民事行為能力以及監護制度的制約,也就是說,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受產人可以依據自己的意愿行使自己在分家析產中的權利并履行相應的義務;不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受產人應由其監護人代為行使,但受到監護制度的制約。

  3、分家析產并非是家庭關系的終止,也非影響到家庭基本功能的發揮。家庭具有生育繁衍功能、教育功能、消費功能以及養老功能。分家析產只要是對家庭財產的分割,以及通過分家析產的方式來取得“分門立戶”的現實效果,并非改變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屬關系,家庭成員之間的贍養、撫育以及教育關系仍然存在,家庭成員之間在身份上的權利義務關系仍然存在,只是在財產關系上,尤其是在對外的財產關系上,應以獨立的身份存在。因此,分家析產的發生并非是家庭關系,尤其是家庭成員人身關系的終止,相反,而是家庭關系的發展與延續,而對于家庭功能的影響也僅僅是在家庭的消費、交易等功能方面發生著改變,主要是財產關系上的獨立,而非身份關系的改變。

  (二)分家析產與繼承的區別

  繼承是指活著的人或在特定情況下由社會組織將死者生前的財產和其他權利、義務承受下來。(6)從法律的規定來看,分家析產和繼承之間有其共性,也有區別。就共性而言,分家析產和繼承都是以處理當事人的財產為主要內容,但兩者卻有著根本的區別:

  1、從財產的屬性上而言,分家析產的財產為家庭財產,而繼承所涉及的財產僅是被繼承人所有的合法財產。對于財產轉移的性質,分家析產是一種對共同財產的分割行為,繼承是財產所有權的轉移行為。

  2、從處分財產的時間來看,分家析產發生在任何時候,既可以是父母在世的時候,也可以是父母去世之后,兄弟姐妹對于家庭財產的分割,而繼承的發生必須以被繼承人的死亡為前提。

  3、從受產人的地位來看,分家析產中受產人地位應是平等而積極的,既可以提出分家的要求,也可以在分家中提出異議,而在繼承中,則只能依據法律規定或者被繼承人的遺囑進行財產的分割,其主動性較差。

  4、從債務清償承擔來看,分家析產既分割家庭的積極財產,也分割家庭的消極財產,對積極財產進行分割的同時分割家庭消極財產,并可以對分割內容進行約定,而在繼承中,首先用被繼承人的財產對債務進行清償,剩余財產由各繼承人按照遺囑或者相應的法律規定進行繼承。

  (三)分家析產與贈與的區別

  贈與是指贈與人將自己的財產無償給予受贈人、受贈人表示接受的一種行為。顯然,分家析產不同與贈與行為。首先,財產所有權的轉移方式不同。分家析產是家庭成員將家庭財產分配給各個家庭成員歸其所有。而贈與是財產所有人對其財產權的轉移。其次,處分財產的參與人不同。分家析產是家庭內部成員對財產的分割,家庭以外的成員無權參加多贈與則財產所有人可以將自己財物贈與家人, 也可以贈與家庭以外的人。最后,受產人的地位不同。分家析產需由家庭成員共同協商解決,地位應是平等而積極的,既可以提出分家的要求,也可以在分家中提出異議,個人所作決定對其他共有人無約束力,贈與則由財產所有人自行決定贈與方式和內容。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分家析產區別于繼承和贈與行為,其主要內容主要是對家庭財產的分割,而在分家析產的過程中,受產人的地位是積極而平等的,當事人追求的是財產關系的分割與獨立,以達到“分門立戶”的效果,成為獨立的個體,但是,分家析產并非是家庭關系的終止,也非影響到家庭基本功能的發揮。

  三、分家析產的處理原則以及法律規制

  (一)處理原則

  分家析產作為中國的特有傳統,我國法律對此并沒有特別的規定,在實踐中,法官也僅是依照民法、物權法、合同法、親屬法等有關的規定,將雙方當事人(多為血親關系)之間的爭議直接抽象為某種權利義務關系的爭議進行處理。但是,傳統觀念存在使得分家析產的處理不僅僅是對家庭財產的分割,而是涉及到家庭贍養、教育等,因此,基于上述的分析和定位,我們在分家析產中應確定家庭財產的范圍、性質以及明確區分家庭財產關系,堅持正確的處理原則和方法,以保障家庭功能的實現以及家庭秩序的良好運行。

  1、兼顧法律規定與民間習俗的原則

  分家析產在我國有著特殊的傳統,在民間的處理中也有著一套自有的處理原則。因此,在處理分家析產時,我們應該考慮法律規定與民間習俗之間的契合問題。傳統上,農村中的分家析產往往是由父母主導進行的,而且在分家析產的過程中摻雜著贍養義務的分配,家庭財產的分配往往與贍養義務的承擔相互聯系。所以,在分家析產的處理中,應尊重民間習俗,協調民間習俗與法律規定的沖突,從權力分配與義務承擔的公平性上考量,司法實踐也表明,法官特別是基層法官也往往將農村社會一般的、通行的正義理念、善良的道德風俗為參照標準,將情感作為法理的補充。法律代表著理性化的思考方式,,而社會生活更多地體現了普通百姓的感性化的生活邏輯,這就使法律在無形中與社會大眾之間產生思考方式上的鴻溝。法官的社會經驗在一定程度上填補了這個鴻溝,以經驗來檢驗理性,在這種思考方式基礎上作出的司法判斷更容易與社會大眾產生親和力,使法律對社會生活的調整更為流暢、自然。(7)

  2、兼顧公平與平等的原則

  無論從法律規定出發還是從民間習俗考量,對于分家析產的處理,我們都應兼顧公平和平等的原則。如上文所言,平等是指家庭成員在分家析產的過程中應處于平等的法律地位,其取得家庭財產的權利是平等的,而非忽略女性以及未成年人的利益。公平是指對于分家析產中家庭成員對于權利的取得和義務的承擔應遵循公平的原則,至于取得財產的多少應尊重當事人的意愿與法律規定相結合進行確定,根據家庭成員約定的規則,以及對家庭財產的貢獻程度、家庭的倫理性要求、法定分配原則等因素所決定和平衡的。

  (二)法律規制所考量因素

  分家析產在處理過程中不僅要遵循上述原則,還應從考量的因素對其予以制約。筆者認為,從法律上,有效制約分家析產中家庭財的分割行為,需要考量以下因素:

  一是家庭成員對家庭財產的貢獻程度。分析家庭財產是分家析產的重要內容,分割家庭財產在尊重家庭成員財產約定協議和意愿的基礎上,首先應確定家庭成員對財產的貢獻程度,這種貢獻不僅僅是經濟上的,還應包括勞務、家事管理等付出。其次要考量對家庭弱勢群體的保護,對于一些弱勢群體,例如老人、婦女、兒童,他們對家庭財產的貢獻可能有限,貢獻較小或者沒有貢獻,但是在分割時應保留他們必要的份額,這是家庭的倫理性所決定的,正如上文所言,分家析產并不能終止家庭關系,家庭成員之間人身關系依然發揮作用并約束家庭功能的實現。最后,在分家析產的相應份額確定以后,對于家庭財產的分割應從有利于生產生活和物的利用上進行分析。

  參考文獻

(1)《唐律疏議》中有“雖復同住,亦為異居”。可見,同居非同住。

(2)史尚寬:《親屬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第786頁。

(3)《瑞士民法典》第335條[家庭財產](一)家庭中得為支付教育費、婚嫁費或撫養費,或為用于其他類似目的的費用,依人格法或繼承法的規定,將一定財產設立為家庭財團。(二)世襲家產不得設立。該法第336條[權力]家庭成員有權將其繼承的財產,全部或部分地作為共有財產保存,或匯集一定財產作為共有財產,該財產即為家庭共有財產。

(4)史尚寬:《親屬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第788頁。

(5)《瑞士民法典》第340條規定:(1)共有關系的事務由所有共有人共同處理。(2)其他普通的管理行為每個共有人均可單獨為之。第341條又規定:(1)共有人得推選一人為共有人的代表。(2)共有人的代表在共有關系的范圍內行使代理權,并主持共有關系的經濟活動。(3)禁止代表人以外的共有人為代理行為, 經將共有關系代表人登記于商業登記簿后, 始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6)劉悅:《中國財產繼承法律制度研究》,中國海關出版社,2003年版,第213頁。

(7)徐振華:《裁判結論的求證:正確與合理之間的選擇》,載《司法前沿》2006年第1期,第343頁。

  (作者單位:北京市懷柔區人民法院)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深圳风采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