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企業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典型案例>施工企業
康定富強有限責任公司、祝啟偉與康定富強有限責任公司、祝啟偉建設工程分包合同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
來源:中國法院網 時間:2015-08-19 點擊次數: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書
(2014)民申字第872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康定富強有限責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袁崎,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鄭丹泓,該公司員工。
委托代理人:李勇,泰和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祝啟偉。
委托代理人:楊少華,四川君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康定富強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富強公司)與祝啟偉建設工程分包合同糾紛一案,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10月22日作出的(2013)川民再終字第11號民事判決(以下簡稱原審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富強公司不服,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富強公司申請再審稱:原審判決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適用法律錯誤,應當予以撤銷。(一)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審判決。富強公司新取得的康定縣公安局的《詢問筆錄》可以證明,通達公司破產清算組并沒有將債權轉讓給祝啟偉,祝啟偉不具有本案訴訟主體資格。(二)原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涼山彝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2000)涼法經一初字第17號民事判決認定涉案大石包工程土石方量為1177m3,而不是原審判決認定的19080.31m3。(三)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本案債權已經超過訴訟時效,被申請人應當喪失勝訴權。
祝啟偉提交書面答辯意見稱,原審判決正確,應駁回富強公司的再審申請。
本院經審查認為,(一)富強公司申請再審所稱的新證據不足以推翻原審判決。
富強公司申請再審稱,四川省康定縣公安局的一份《詢問筆錄》可以證明通達公司破產清算組并沒有把債權轉讓給祝啟偉,《債權轉讓書》是祝啟偉偽造的。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詢問筆錄》不足以推翻原審判決,理由在于:一方面該《詢問筆錄》不屬于新證據,另一方面祝啟偉作為訴爭工程的實際施工人,理應獲得相應的工程款,通達公司破產清算組向祝啟偉出具《債權轉讓書》將相關債權轉讓給實際施工人祝啟偉符合常理。因此,原審判決依據上述《債權轉讓書》認定祝啟偉具有本案訴訟主體資格并無不當。
(二)原審判決將涉案的大石包工程土石方量認定為19080.31m3具有證據支持。
雖然涼山彝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在審理富強公司與銀都公司的甘洛縣銀都電站建設工程承包合同糾紛一案中,作出的(2000)涼法經一初字第17號生效民事判決認定涉案的大石包工程量為“1177m3”,但因該案未將實際施工人祝啟偉追加為第三人,沒有賦予祝啟偉就大石包工程量舉證、質證的權利,故該判決依法對祝啟偉不具備約束力。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富強公司現場代表馮連偉1998年7月13日簽字確認祝啟偉的大石包開挖土石方量為19080.31m3,馮連偉在整個施工過程中代表富強公司履行職務,由其簽字確認的大石包工程土石方量對富強公司發生法律效力,祝啟偉要求富強公司按照19080.31m3土石方量支付工程價款,有事實依據。富強公司關于應當按照涼山彝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2000)涼法經一初字第17號民事判決認定的土石方量1177m3支付祝啟偉工程款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三)本案債權沒有超過訴訟時效,原審判決適用法律并無不當。
對于本案債權的訴訟時效問題。1998年7月9日至2002年11月25日期間,由于富強公司與銀都公司因工程承包合同發生糾紛,而祝啟偉所做工程包含在兩公司訴爭范圍內,本案存在訴訟時效中斷情形。2002年11月26日至2005年6月24日期間,祝啟偉所舉證據能證明其在2003年9月21日才知道富強公司與銀都公司的訴訟結果,并于2005年5月19日將催告富強公司結算工程款的函寄往富強公司。2005年6月25日至今,祝啟偉與富強公司一直處于訴訟過程中,不存在債權已過訴訟時效的問題。富強公司關于本案債權已經超過訴訟時效,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的主張,不符合法律規定,應當不予支持。
綜上,富強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規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康定富強有限責任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 判 長  于松波
審 判 員  賀 禔
代理審判員  張能寶
二〇一五年七月十三日
書 記 員  劉園園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深圳风采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