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企業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典型案例>開發企業
青島三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山東玖威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與青島三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山東玖威投資擔保有限公司商品房預售合同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
來源:中國法院網 時間:2015-08-05 點擊次數: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書
(2014)民申字第434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青島三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住所地山東省膠南市隱珠街道辦事處云海路67號。
法定代表人:王世蘭,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胡保剛,山東齊魯(青島)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馬永剛,山東齊魯(青島)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山東玖威投資擔保有限公司,住所地山東省青島市市南區四川路29號。
法定代表人:宋威,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步雷,該公司法律顧問。
一審第三人:青島圣亞達投資有限公司,住所地山東省青島市市南區香港中路100號。
法定代表人:張欽福,該公司董事長。
再審申請人青島三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杰公司)因與被申請人山東玖威投資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玖威公司)、一審第三人青島圣亞達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圣亞達公司)商品房預售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魯民一終字第25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三杰公司申請再審稱:(一)復印件不足以作為定案依據,三杰公司與圣亞達公司的委托收款關系不成立。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十條,“當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證據,應當提供原件或者原物。如需自己保存證據原件、原物或者提供原件、原物確有困難的,可以提供經人民法院核對無異的復制件或者復制品。”玖威公司雖主張三杰公司委托圣亞達公司代收房款,但其作為證據提交的委托書上只加蓋了圣亞達公司公章,而所謂三杰公司的公章則系復印件,并非原件,三杰公司當庭對該委托書進行了否認。在玖威公司不能提供委托書原件,且無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原審法院以復印件作為定案依據,屬證據不足。
(二)三杰公司出具收條時間在前,付款時間在后,收條金額不反映實際付款關系,不能作為付款憑據。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依法妥善審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促進經濟發展維護社會穩定的通知》(法(2011)336號)中指出,“注意防范、制裁虛假訴訟。人民法院在審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過程中,要依法全面、客觀地審核雙方當事人提交的全部證據,從各證據與案件事實的關聯程度、各證據之間的聯系等方面進行綜合審查判斷。對形式有瑕疵的‘欠條’或者‘收條’,要結合其他證據認定是否存在借貸關系;對現金交付的借貸,可根據交付憑證、支付能力、交易習慣、借貸金額的大小、當事人間關系以及當事人陳述的交易細節經過等因素綜合判斷。”因此,不能僅以收條、支票等表面證據來認定實際付款關系。
玖威公司在庭審中提交的收條的落款時間為2011年8月2日,而玖威公司主張的對外付款時間在后,其中:金額為17850471元的轉賬支票,向圣亞達公司轉款1870萬元,及通過建設銀行向陳天華轉款90萬元的時間,均為2011年8月3日;而玖威公司所提交的圣亞達公司所謂的收款說明,更是在2011年12月4日。因此,收條出具時間早于實際付款時間,在出具收條的時點上,款項并未實際支付(更未抵頂債務),二審判決以在先的收條為據,來認定此后實際付款數額,并認定抵頂債務500萬元成立,屬顛倒邏輯關系,不能成立。
(三)二審判決所認定的實際付款數額有誤。本案涉案款項42450471元,玖威公司主張分四筆支出,但實際上并未如數支付,其中:1.金額為17850471元的轉賬支票:該支票已返回給玖威公司,原件為玖威公司持有,并未提交銀行兌付,因此,不能認定在玖威公司已付房款數額內。玖威公司所謂的折扣返利,既無合同依據,又無合理性。依現行稅法,房地產開發企業及購房人所要承擔的主要稅費分別為土地增值稅、營業稅、契稅,該三項稅費均與房屋售價有關,房屋售價逾高,該三項稅費就逾高,抬高價格而后又返巨額現金的折扣形式,沒有任何合理性,玖威公司的主張不能成立。且在另一關聯案件((2013)魯民一終字第255案,該案原告為宋威,即本案玖威公司之法定代表人)中,宋威稱將自三杰公司所購買的同一房產項目下的金額為2500余萬元的網點房加價720萬元又轉賣給了圣亞達公司,若該項目的房產轉手即可加價近30%,三杰公司又怎么可能在本案中向玖威公司讓利1700余萬元(所謂讓利的幅度達42%),玖威公司的說法明顯不能成立。從另一方面講,本案屬合同糾紛,二審判決曲解票據法的規定,將票據交付等同于款項交付,進而錯誤認定付款數額,既與票據法不符,又與最高法院前述通知的精神不符。2.通過建設銀行向陳天華轉款90萬元:因圣亞達公司明確否認陳天華是其公司工作人員,而玖威公司又未能舉證證明該款項系受圣亞達公司或三杰公司指示支付,因此,該款項也不能算在已付房款之內。3.圣亞達公司在所謂的收款說明中抵銷賬款500萬元:因三杰公司從未授權或允許圣亞達公司以該公司自身的債務來抵頂三杰公司的房款,故無論圣亞達公司是否有權代收房款,其以三杰公司房款抵頂圣亞達公司的債務的行為都是無效的。退一萬步講,無論抵頂行為是否有效,玖威公司也并未提交任何證據證明該500萬元債務實際存在,且其所謂的抵頂時間為2011年12月4日,這一時間點,遠晚于《商品房預售合同》約定的付款時間,即“2011年8月2日前付清全款”。且該合同還約定,逾期付款超過30日,賣方有權解除合同并追究買方的違約責任,從這一點上講,玖威公司也無權要求三杰公司繼續履行合同、交付房屋。綜上所述,17850471元、90萬元、500萬元的三筆款項并未實際支付,玖威公司向圣亞達公司支付的1870萬元三杰公司也并未收到。
(四)三杰公司沒有交房義務,更不應賠償逾期交房的損失。玖威公司并未依《商品房預售合同》支付房款,在此情況下,玖威公司違約在先,三杰公司沒有交房義務,逾期交房損失更無從談起,二審判決判令三杰公司向玖威公司交房并賠償損失424504.71元顯屬不當。
綜上所述,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魯民一終字第254號民事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三杰公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之規定,申請再審本案。請求撤銷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魯民一終字第254號民事判決,依法改判。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玖威公司是否向三杰公司全額支付購房款。
第一,關于玖威公司以銀行轉賬支票形式支付的17850471元應否認定為其已付購房款的問題。玖威公司基于履行涉案商品房預售合同約定的付款義務,向三杰公司出具銀行轉賬支票,三杰公司收取后又背書轉讓,說明三杰公司接受玖威公司以銀行轉賬支票履行合同義務的方式。根據票據法的相關規定,銀行轉賬支票具有支付功能,票據轉讓意味著等額金錢債權的轉移。三杰公司收取票據后又背書轉讓他人,該背書行為一旦完成,即意味著玖威公司履行了與票據金額等值的金錢債務,所以玖威公司出具的17850471元銀行轉賬支票應認定為玖威公司履行了向三杰公司的付款義務。至于三杰公司又將銀行轉賬支票背書轉讓,未實際承兌,屬另外法律關系,不能改變玖威公司支付三杰公司購房款的事實和性質。
第二,關于債務抵銷500萬元的問題。圣亞達公司出具收款說明時行使抵銷權,將其與玖威公司之間的債權債務相互抵銷,雖然超出了三杰公司的授權,但三杰公司不能以此對抗玖威公司付款的事實,這是圣亞達公司處分的結果,應當由圣亞達公司向三杰公司承擔責任。因此,該500萬元債務抵銷款也應認定為玖威公司已付購房款。
第三,對于通過建設銀行向陳天華轉款90萬元問題:因二審判決中,并未顯示三杰公司對此提出上訴主張。本院不予審查。
綜上,三杰公司主張玖威公司沒有完成合同約定的付款義務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三杰公司再審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青島三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 判 長  王洪光
審 判 員  張 純
代理審判員  楊 卓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五日
()
書 記 員  劉 琨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深圳风采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