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企業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典型案例>金融企業
中國電子進出口山東公司訴江蘇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環南支行、南通展隆經貿有限公司企業借貸糾紛、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二審民事判決書
來源:中國法院網 時間:2013-11-13 點擊次數:
  •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 民事判決書
  • 2013)魯商終字第121

    上訴人(原審被告):江蘇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環南支行(原南通市商業銀行環南分理處)。住所地:江蘇省南通市。

    法定代表人:樂振華,行長。

    委托代理人:王家水,國浩律師(上海)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中國電子進出口山東公司。住所地:濟南市。

    法定代表人:叢亞東,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李倫,山東德義君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南通展隆經貿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蘇省南通市。

    法定代表人:王志榮,總經理。

    江蘇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環南支行(以下簡稱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因企業借貸糾紛一案,不服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濟民四商初字第2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委托代理人王家水,被上訴人中國電子進出口山東公司(以下簡稱中電公司)委托代理人李倫到庭參加訴訟。原審被告南通展隆經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展隆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未到庭。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中電公司一審訴稱: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原負責人朱德炎與王志榮在19995月間商定,以展隆公司名義向中電公司融資1000萬元,由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向中電公司提供面額為1000萬元的銀行承兌匯票作為還款票據。在此情況下,中電公司于1999511日匯給了展隆公司1000萬元款項,江蘇銀行環南支行交給了中電公司3張面額合計為1000萬元的銀行承兌匯票,承兌行為中國農業銀行南通市經濟開發區支行(以下簡稱農行南通支行)。中電公司收到上述三張銀行承兌匯票后向華夏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濟南分行(以下簡稱華夏銀行)申請貼現,1999611日,華夏銀行為中電公司辦理貼現了上述三張銀行承兌匯票,華夏銀行在收取匯票扣除貼現利息271095元后,將貼現款9728905元支付給中電公司。19991027日,華夏銀行向農行南通支行收取上述三張銀行承兌匯票項下1000萬元款項,被農行南通支行以該承兌匯票涉及刑事犯罪為由拒付。為此,華夏銀行對農行南通支行提起訴訟,該案最終由最高人民法院以(2004)民二提字第19號民事判決結案。該判決以上述三張銀行承兌匯票系朱德炎挪用為由剝奪了中電公司以及華夏銀行的票據權利。華夏銀行依據該判決在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向中電公司提起訴訟,要求中電公司返還承兌匯票貼現款9728905元以及利息。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7830日作出(2007)濟民四初字第1號民事判決,判令中電公司返還華夏銀行貼現款9728905元及利息。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836日作出(2007)魯民二終字第437號民事判決,維持了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該判決生效后,中電公司履行了判決規定的義務,向華夏銀行共支付款項1160萬元。中電公司本案起訴涉及的銀行承兌匯票號碼為VII01985211、金額為300萬元。請求判令展隆公司返還中電公司款項款項300萬元及損失48萬元(截止2008829日);判令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對展隆公司應當返還的款項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江蘇銀行環南支行辯稱:一、中電公司起訴的事實與生效法律文書認定的事實完全不符。朱德炎因此已被追究了刑事責任,這就說明朱德炎的行為是個人行為而不是職務行為。中電公司這種自相矛盾的描述,更加表明了其起訴完全沒有事實依據。二、中電公司與華夏銀行案的敗訴及支付貼現款與我行無關。中電公司之所以要向華夏銀行支付票款,是因為其根本不是票據權利人,而且根本就不是票據當事人,其所獲取的票據貼現款是不當得利。中電公司主張我行對其承擔賠償責任,既無事實依據,也無法律依據。三、中電公司的起訴也已超過了訴訟時效。該事件發生在1999511日,距中電公司起訴已近11年之久,早已超過一般民事訴訟兩年的訴訟時效。退一步,從華夏銀行向其追討銀行承兌匯票貼現款之時,中電公司也應知道自己權利受侵犯。此訴發生在2007131日,而且當時中電公司也是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決的票據糾紛案的當事人,應當非常清楚判決的結果及對自己權利的影響。而此案距中電公司起訴長達近三年,也遠遠超過了兩年的訴訟時效。

    原審法院查明:19995月,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原負責人朱德炎向展隆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志榮催要即將到期的950萬元質押貸款,因無力償還,朱德炎與王志榮商定以展隆公司的名義向中電公司融資借款1000萬元。1999511日,中電公司委托華夏銀行市中支行辦理1000萬元銀行匯票,將款匯給展隆公司,中電公司財務部的常忠平將該銀行匯票交給朱德炎時,朱德炎向常忠平出具一份蓋有單位公章的保證承諾,承諾保證開出1000萬銀行承兌匯票給中電公司。1999518日,朱德炎將3張(號碼為VII01985203VII01985211VII01985205)面額合計為1000萬元的銀行承兌匯票交給了常忠平,承兌行為農行南通支行,常忠平將保證承諾還給了朱德炎,由朱德炎將保證承諾撕毀。1999611日,中電公司用該三張銀行承兌匯票從華夏銀行貼現出9728905元人民幣。

    19991027日,華夏銀行向農行南通支行收取上述三張銀行承兌匯票項下1000萬元款項,被農行南通支行以該承兌匯票涉及刑事犯罪為由拒付。1999122日,華夏銀行對農行南通支行提起訴訟,該案最終由最高人民法院以(2004)民二提字第19號民事判決結案。該判決以上述三張銀行承兌匯票系朱德炎挪用為由剝奪了中電公司以及華夏銀行的票據權利。2007131日,華夏銀行依據上述民事判決,在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中電公司返還承兌匯票貼現款9728905元及利息。該院于2007830日作出(2007)濟民四初字第1號民事判決,判令中電公司返還華夏銀行貼現款9728905元及利息。200836日,二審法院作出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2008829日,中電公司履行了該判決規定的義務,向華夏銀行共支付款項1160萬元。本案涉訴的銀行承兌匯票號碼為VII01985211、金額為300萬元,截止2008829日損失為48萬元。

    原審法院認為:中電公司與展隆公司之間借款,違反了企業之間不能相互借貸的有關規定,借貸行為是無效的。展隆公司應當予以返還借款并賠償損失。朱德炎作為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原負責人,其行為系職務行為,在明知企業之間不能相互借貸,為了其銀行能收回貸款,利用中電公司對銀行的信任,與展隆公司惡意串通,積極促成了中電公司與展隆公司的借款事實,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向中電公司出具蓋有單位公章的保證承諾,朱德炎挪用銀行承兌匯票向中電公司還款,后因銀行承兌匯票系朱德炎挪用而剝奪了中電公司的票據權利,展隆公司和江蘇銀行環南支行的行為,已對中電公司構成欺詐。由此造成中電公司無法收回借款的后果,江蘇銀行環南支行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江蘇銀行環南支行辯稱朱德炎的行為非職務行為,銀行承兌匯票也非其提供的答辯理由與事實不符,不予采信。1999611日,中電公司用涉案三張銀行承兌匯票從華夏銀行貼現出9728905元人民幣。至200836日二審終審判決,貼現款一直由中電公司控制,其權利未受到侵害。依據法律的規定本案所涉的債權未超出訴訟時效。故對江蘇銀行環南支行辯稱本案已經超過訴訟時效的答辯理由,不予采信。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第五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之規定判決:一、南通展隆經貿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中國電子進出口山東公司款項300萬元及損失48萬元(損失計至2008829日,嗣后至本判決生效之日的損失以300萬元為基數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付);二、江蘇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環南支行對判決第一項確定的南通展隆經貿有限公司應承擔的義務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如果南通展隆經貿有限公司、江蘇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環南支行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30800元,由南通展隆經貿有限公司、江蘇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環南支行承擔。

    江蘇銀行環南支行不服上述判決,向本院上訴稱:一、原審法院沒有管轄權,本案的管轄是錯誤的。二、原審法院認定事實錯誤。1、朱德炎的行為是個人行為而不是職務行為。如果朱德炎的行為是職務行為,則該行為就不構成犯罪。2、為了謀取高額利潤,與王志榮串通的是被上訴人,而不是上訴人。一審認定上訴人惡意串通、積極促成中電公司與展隆公司借款事實是錯誤的。3、至于中電公司給展隆公司的款項的性質在中電公司與華夏銀行返還不當得利案件中,中電公司已經主張是為了購買房產,而非借款。4、上訴人從未向中電公司出具任何保證承諾,也沒有任何證據證實朱德炎向中電公司提供了蓋有上訴人印章的保證承諾。5、原審法院認為展隆公司與上訴人的行為對中電公司構成欺詐,更不符合本案的客觀事實。6、被上訴人一直主張是以票易票的交易,展隆公司收到中電公司的匯票以后,也已經向其支付了1000萬元的銀行承兌匯票,并支付90萬元的利息。票據已經償還被上訴人,被上訴人之所以喪失票據權利是因為其未在票據上背書。三、一審判決適用證據錯誤。其一、中電公司提交的認定朱德炎向中電公司提供了蓋有上訴人印章的保證承諾證據是一份保函,而這份保函只有復印件,不符合證據規則對證據的基本形式要求。其二、原審法院采用中電公司提供的未經朱德炎刑事案件確認的審訊筆錄和庭審筆錄的部分內容錯誤。四、原審法院混淆了本案的法律關系,整個案件中,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上訴人與被上訴人有任何法律關系。五、一審判決對訴訟時效的認定也是錯誤的。中電公司在其前五個訴訟中一直主張展隆公司對其支付的票據是有效的,即展隆公司已經向其償還了借款。被上訴人如果選擇了以票據糾紛處理,則不得再以基礎關系起訴。中電公司明知其不是合法的持票人,時隔多年再行起訴,早已超過訴訟時效,也違反了票據訴訟的基本要求。

    庭審中,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又補充上訴理由稱:一、展隆公司從中電公司融資的款項已經償還。展隆公司也不欠中電公司任何款項。二、中電公司向華夏銀行償還不當得利款與展隆公司和上訴人均無關。中電公司是由于自己的失誤,才導致了票據權利的喪失。因此,展隆公司也沒有再向中電公司支付的義務,更與上訴人無關。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判,依法改判。

    被上訴人中電公司答辯稱:本案與已經生效的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濟民四商初字第19號民事案件事實完全一樣,此次江蘇銀行環南支行置上述事實于不顧,又對本案提起上訴,對于江蘇銀行環南支行的上訴,依法應予駁回。

    本院經審理查明:一、江蘇省南通市崇川區人民法院(2000)崇刑初字第57號判決書認定,被告人朱德炎、王志榮事先協商挪用已質押的有價銀行匯票,后又共同實施,朱、王二人的行為已使商業銀行直接損失達1000萬元,被告人朱德炎、王志榮的行為符合挪用公款罪的構成要件。此后,朱德炎、王志榮被認定犯挪用公款罪。二、本院做出并已生效的(2012)魯商終字第135號判決書認定,朱德炎和王志榮協商向中電公司融資償還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到期貸款。中電公司要求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必須以承兌匯票換取匯票的方式進行。中電公司將匯票交給朱德炎后,向中電公司出具了單位的保證函,承諾向中電公司交付銀行承兌匯票。幾天后,朱德炎將偷取的展隆公司向江蘇銀行環南支行抵押的銀行承兌匯票交給了中電公司,并收回了保證函。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實與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一致。二審訴訟中雙方沒有提供新的證據。

    本院認為,本案爭執的焦點問題是:一、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對中電公司涉案債權是否承擔連帶責任;二、中電公司起訴是否超過訴訟時效。

    一、關于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對中電公司涉案債權是否應當承擔連帶責任問題。首先,本案借貸產生的原因是朱德炎為了收回不良貸款,掩蓋挪用質押票據給王志榮的違法事實,促成中電公司與展隆公司形成借貸關系。其次,本案中電公司與展隆公司借貸關系形成的基礎是朱德炎利用了中電公司對銀行的信任。朱德炎以江蘇銀行環南支行承諾給中電公司出具1000萬元銀行承兌匯票為擔保取得了中電公司1000萬元的銀行匯票,并將該銀行匯票交給王志榮,使中電公司與展隆公司非法借貸關系得以形成。第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第68條規定:一方當事人故意告知對方虛假情況,或者故意隱瞞真實情況,誘使對方當事人作出錯誤意思表示的,可以認定為欺詐行為。在中電公司與展隆公司非法借貸形成過程中,朱德炎、王志榮惡意串通,向中電公司隱瞞了借款目的和非法挪用銀行承兌匯票還款的事實,故應當認定朱德炎和王志榮在本案借貸形成過程中,對中電公司進行了欺詐。第四,《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條規定:法人或其他組織的法定代表人、負責人超越權限訂立的合同,除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超越權限外,該代表行為有效。朱德炎當時是江蘇銀行環南支行負責人,生效的判決認定朱德炎是將以該行名義出具的并蓋有該行公章的保證函交給中電公司,中電公司才將1000萬元銀行匯票交給了朱德炎。朱德炎以保證函換取中電公司1000萬元銀行承兌匯票的目的是為了收回不良貸款,事實上本案涉及的1000萬元最終也用于償還了江蘇銀行環南支行的不良貸款,江蘇銀行環南支行是涉案借款的受益人。故應依法認定朱德炎是代表行為,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對朱德炎行為給中電公司造成的損失應當承擔民事責任。第五,關于江蘇銀行環南支行補充上訴狀所稱,中電公司1000萬元融資款已用三張銀行承兌匯票償還,中電公司向華夏銀行償還不當得利與其無關的問題。對于涉案三張承兌匯票還款事實,中電公司并無異議,但是該三張用于還款的銀行承兌匯票已在朱德炎、王志榮挪用公款刑事案件中被追繳,發還給江蘇銀行環南支行;中電公司基于三張銀行承兌匯票取得的貼現款又被華夏銀行通過訴訟程序追回。如果忽視上述整體事實,單方面認定中電公司收到上述三張銀行承兌匯票后,展隆公司已經履行完畢還款義務,不欠中電公司任何款項、中電公司返還華夏銀行的貼現款與江蘇銀行環南支行無關,等于將生效刑事判決認定的朱德炎、王志榮挪用行為給商業銀行(即江蘇銀行環南支行)造成的直接損失1000萬元,轉嫁給了中電公司,故江蘇銀行環南支行的上述理由不能成立。

    綜上所述,中電公司的借款損失與江蘇銀行環南支行有直接的因果關系,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對中電公司的損失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原審法院判決江蘇銀行環南支行承擔連帶責任責任并無不當。

    二、關于中電公司起訴是否超過訴訟時效問題。

    在本院于200836日做出(2007)魯民二終字第437號終審判決前,中電公司一直占有著自1999611日從華夏銀行取得的涉案三張承兌匯票的貼現款。此前沒有生效判決認定中電公司屬于非法占有上述貼現款,其權利并沒有受到侵害。200836日,本院作出(2007)魯民二終字第437號終審判決,確認中電公司屬于非法占有承兌匯票貼現款,此時才能認定中電公司知道其權利受到侵害。中電公司于200912月提起訴訟,此時沒有超過2年的訴訟時效期間。至于江蘇銀行環南支行二審中訴稱的中電公司如果選擇了以票據糾紛處理,則不得再以基礎關系起訴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信。

    江蘇銀行環南支行在一審答辯期內并沒有提出管轄權異議,故其已喪失管轄異議權,二審中再提出管轄權異議本院不予審查。

    綜上所述,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江蘇銀行環南支行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應予以駁回。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30800元,由上訴人江蘇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環南支行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王慶林

代理審判員    張秀梅

代理審判員    尹哲璇

 

 

二〇一三年七月三十日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深圳风采开奖号码查询